2/27/2006

Saturday night

今日因為要等人,一支公在ocean terminal內的pacific coffee看雜誌,那一杯咖啡的時間,坐在我身旁和我share同一桌子的,是林一峰。這若是在一年前發生,我可能會很激動的問他拿簽名。但今日我沒有任何反應。

看了藍奕邦讀立思考音樂會,他的live真的甚有功力。然而整個演出委實充斥很多cliche,可能我未能領會歌者心聲罷。但我也愈來愈覺得,如所謂非主流也是反來覆去那些東西,那麼主流不主流,也就意義不大了。

3 comments:

sadie said...

//那麼主流不主流,也就意義不大了。//

可不是。
最近聽緊Kid A,好像這才算是非主流。

題外話,最近才在偉大的維基百科發現radiohead繹作「電台司令」或「收音機頭」,天!我真的愛死了「收音機頭」這譯名了,虧他們想得出。於是開始懷疑Kid A在大陸是否叫作「兒童甲」,Ok Computer稱為「好的,電腦」...諸如此類。好驚。

sadie said...

//那麼主流不主流,也就意義不大了。//

可不是。
最近聽緊Kid A,好像這才算是非主流。

題外話,最近才在偉大的維基百科發現radiohead繹作「電台司令」或「收音機頭」,天!我真的愛死了「收音機頭」這譯名了,虧他們想得出。於是開始懷疑Kid A在大陸是否叫作「兒童甲」,Ok Computer稱為「好的,電腦」...諸如此類。好驚。

其實問題是:不是什麼也須要譯過來的。

ezsmal said...

拿唔係馬後炮 - 收音機頭這個朵我早在中學ok computer年代已經講過, 下次要trademark喇.